当前位置:香港六合彩公司 临朐茂祥织带 > 环保带 > 正文
那年:广田大学毕业后,始终没找到幻想工作。迫于生计,他只得应聘到“紫罗兰”歌厅当了一名杂工。
上班没多久,广田发明一个美丽女人老是天天叫上一杯红酒,一个人坐在大堂一角,悄悄品酒,悄悄听歌。一天,六合彩开奖,广田好奇地问同事:“那个英俊小姐是这里的常客?”共事笑道:“什么常客,她是我们老板娟代小姐啊!”
广田有点意外,忍不住又往娟代的方向望望,正好娟代的目光也朝向这边,她冲广田友爱地笑了笑。
广田开始关心娟代的情形。他从同事嘴里懂得到,娟代父亲是有钱人,可不知什么原因,两人关系并不好。
一个友人要造屋子,让广田帮他设计一下,广田很快搞出了图纸。
这天,广田抽空又拿出图纸作最后的审阅,娟代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广田,这图纸是你画的?”
广田一回首,发现娟代就站在身后,也不知怎么搞的,他的脸就有点红:“是的,让您见笑了。”
娟代笑道:“你应当学过修建设计的吧?”
广田不想说谎,拍板承认了。娟代若有所思的样子,没有再说什么……
匆匆地,广田开始常常梦见娟代,他知道自己是暗恋上对方了。
一个午夜,“紫罗兰”歌厅突然产生了火灾。所有的人都拼命往外面跑,广田也不例外。可是跑出没多久,他又觉得错误劲――娟代还没跑出来!广田又冲进火海,舍命救出了已昏迷的娟代。尔后,两人的关系骤然近了不少。
娟代不要广田再干杂工,她让广田参加到了歌厅的治理中。
广田二十四岁诞辰那天,娟代特地为他举办了庆贺运动。跟着时间的推移,香港六合彩,“紫罗兰”员工都认为广田将成为歌厅老板,广田自己也是这样想的,你怎么哭了
这天是情人节,广田向娟代求爱了,娟代听后却说:“广田,兴许你误解了。我让你介入管理,一则是你确切有这方面才干,二来也是对你曾冲进火海舍命救我的感激。但感谢并不能替换恋情。况且,我是一个异常‘物质’的女人,我酷爱金钱,不金钱的生涯我是无奈忍耐的,所以我以为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。”
如同晴天霹雳,广田突然觉得自己很傻:怎么就忘了打工仔与老板之间的“间隔”呢!
第二天,广田就辞职了,娟代也没挽留。
广田又开始找工作了。这天,他在职介所寻找工作机会时,听到一个穿着讲究的男人对职介所老板说:“我们急需多少名建造设计师……”广田一探听,对方竟是有名的“三井房产”。广田抓住这个机会,成了“三井”的一名正式人员。
到“三井”工作后,开始时,广田并不被老板三井次郎看好。但缓缓地,凭借自己的尽力与才华,他终于一步步博得了对方的赏识。
两年后,三井次郎将公司5%的股份赠给了广田。只管如斯,胸有大志的广田在又一个两年后,还是独破出来,自己当了老板。其后,广田的事业有过波折,但每次在低落时,他总是挺了过来。终于,他的公司在业界也有了不错的位置。
一天,偷吻,广田应邀去一家酒店用餐。在酒店泊车场,他的眼光突然被一个刚离去的女人捉住了。广田给助手北岛使个眼色,北岛即时驾车跟上了那女人。
北岛回来向广田讲演:“那女人叫娟代,在涩谷区开了一家叫‘紫罗兰’的歌厅,是个独身女人……”
广田点了摇头,果然是娟代。
一个礼拜后,广田和娟代在街头“邂逅”了。他像是已经忘了从前,高兴地和娟代交谈起来。当得悉广田已是大老板后,娟代的神色中充斥了钦佩之色。分别时,两人留下了最新的接洽方法。
回到自己住处后,广田一个劲冷笑。自从几年前被娟代拒空前,他开始恨所有的女人。这次偶遇娟代,他突然燃起了复仇的愿望。
广田自负凭自己现在的身价,是可能让娟代心动的。果然,在他“执著”的寻求下,曾经拒绝过的娟代终于坠落了情网。
此后,广田送花,买礼物,请吃饭,陪逛商场等等,“忠诚”地实行着一个“热恋”中的男人该做的所有。
在广田一手谋划下,娟代开端筹备婚礼。这天,她按广田的请求,给自己的亲友送出了请贴。当天晚上,广田跟娟代约好一起去看婚纱的。但娟代久等仍不见广田身影,打他电话也不接。娟代找到了广田住处,她看到广田正和助手北岛干杯呢!
没等娟代启齿,广田已领先道:“你来干什么?”
娟代不解道:“不是说好一起看婚纱的吗?你忘了?”
广田大大咧咧一挥手,道:“对了,忘了告诉你了,咱们的关联到今天全体停止了……”
娟代大吃一惊,责问道:“你喝醉了?”
广田道:“我没醉,不过经由细心思考,我认为自己是一个比拟物质的男人,我热爱金钱,没有大把金钱的生活我是无法忍受的。尽管当初我的收入不错,选择越多越好,但我不敢保障今后也不错。所以我必需斟酌找一个‘有钱’的女人作妻子。当然,你也有一个歌厅,不外歌厅的收入很少,是不够赡养我的,所以我只能说声负疚了。”
娟代忽然清楚了什么,她的眼里含上了泪水,哽咽道:“广田,原来你素来没有爱过我!我已经按你的要求送出了所有的请贴,你这样做太不负责!”
广田“淡淡”道:“以前爱过的,后来不爱了……你的请贴送出了,我的可一张也没送……”
娟代终于失声痛哭起来,她双手掩面,跌跌撞撞冲了出去。
北岛道:“广田先生,您终于报复了,我敬你一杯。”
广田一饮而尽,心里却并不畅快。
北岛想起了什么,有点担心道:“她这样跌跌撞撞冲上街去,会不会出意外?”
广田瞪一眼北岛,不满道,不要再提这个女人!
北岛看广田心境不好,警惕告辞了。
广田往床上一躺,准备早点进入梦乡,忘了所有的懊恼。可不知怎么搞的,尽管已闭上双眼,面前却仍满是娟代泪流满面,纤弱无助,趔趔趄趄跑出去的身影……随后,他又回忆起了和娟代一起,精心书写每一张请贴的场景……
通宵未眠的广田不得不开始否认这样一个事实:报复了娟代,自己却仍不快活,在内心深处,自己仍是深爱着娟代的啊!
想明确这一点后,广田开始担心了,正如北岛所说,娟代会不会失事呢?
第二天一早,广田赶到了了娟代住处,他看到娟代带着行李,像是要出远门。
娟代盯一眼挡在面前的广田,冷冷道:“广田先生,我要出去,请你闪开,香港六合彩公司!”
广田一把拉住娟代的一只胳膊,当真道:“我知道自己错了,你能给我从新开始的机遇吗?”
娟代没有谈话,两人就这样缄默了一分多钟。广田留神到,娟代的脸颊上有晶莹的泪水滑落,他一把把娟代搂进怀里,再也不想放开……一个星期后,在大喜的日子里,广田意外听到娟代竟称说三井次郎为叔叔。见广田满脸困惑的样子,三井次郎哈哈大笑道:“你这傻小子,差点就错过了娟代!你可知道,你有今天的成就,娟代在暗中的相助也是功不可没的啊……”
本来,当初娟代谢绝广田,可不是像她本人说的那样,是由于“无比‘物资”’的女人。她之所以表示“冷淡”,只是感到广田是一个有才干的男人,他不该把一个小小的歌厅当作自己的“事业”,她想逼着广田出去闯荡。在广田走后,她始终关怀着对方。“三井房产”“正好”在广田眼前招工,同样是她一手部署的。从另一个角度讲,娟代这样做,也是有其起因的:他的父母曾经十分恩爱,但后来父亲发达后,就摈弃了母亲。娟代晓得广田早晚:也是要“发达”的,她从心坎深处爱这个男人。但她担忧的是,广田会不会也像他父亲一样,一旦发达就变心,她信心先尝尝他……
广田静静问娟代:“要是我也真的变心了,或者永远忘了你呢?”
娟代道:“我的父母在贫困时,真挚相爱了六年,我给自己定的时光也是等你六年。到时候,你如果然的变心了,或者‘忘了’我,我就学我母亲,从此二心向佛。那天你要不来找我,我就预备回青森县老家,陪同母亲毕生了……”
广田动情道:“你怎么就这样傻呢?”
娟代反诘道:“当初所有的人都急着逃命时,你怎么反倒冲进火海,你怎么也这样傻呢?爱是什么?说到底,爱不就是一种相知相守,无怨无悔的付出与贡献吗?”
广田不再说什么,他只是蜜意地吻住了妻子……

阅读本文的人还感兴趣

“离婚”模式

失眠里的商机

钻石就在你家后院

高傲地发霉

寻找幸福鸟

垫脚之爱

学会另一个角度看困境

果 断

垫脚之爱

情系红绳子

寻找幸福鸟

女孩生命里的一亿两千万个男孩

学会另一个角度看困境

谁没点蒙尘的时候呢

“怎么了

果 断

钻石就在你家后院

失眠里的商机